如松:川普為何高呼:快撤!

美軍在快速撤出一些亞洲地區。

美國目前在伊拉克駐軍約5200人。在1月3日擊殺了蘇萊曼尼之后,伊拉克曾要求美軍撤出,但被特朗普強硬拒絕。但此后不久就爆出美軍從五個伊拉克軍事基地撤出的消息,部分軍人已經轉移至沙特和卡塔爾。2月29日,美國又迅速與阿富汗塔利班達成協議,開始從阿富汗撤軍(最新消息是又爆發了一些沖突)。

住伊拉克美軍無疑是為了防范伊朗。而阿富汗是亞歐大陸的心臟部位,戰略位置十分重要,當初英國和蘇聯之所以進入阿富汗,肯定不是因為那個鳥不拉屎的地方有什么寶藏,根源都在于其戰略地位的重要性。

突然間,美國都放棄了,除了兌現競選承諾之外,這背后還有何深意?

人類歷史上出現了很多大帝國,第一個或許也是最重要的一個大帝國應該屬于古羅馬帝國,下圖為古羅馬帝國的疆域圖,巔峰時期的古羅馬帝國橫跨歐、亞、非三個大陸,地中海完全是他家的內海,而黑海就是他家的后院:

最終是瘟疫摧毀了這個大帝國。

公元250年,羅馬帝國瘟疫流行,這次瘟疫波及了整個帝國,并持續了約20年之久,死者總計2500萬(高峰時期的羅馬帝國總人口大約5700萬),這是人類歷史上最為嚴重的瘟疫之一。在瘟疫高峰期的251至266年間,羅馬城每天有5000人喪生。公元270年,皇帝克勞狄二世也死于瘟疫。今羅馬和意大利地區的人口大量死亡,對其它地區的桶志力就嚴重下降。后世學者分析,這一惡性傳染病是斑疹傷寒(或許與東漢瘟疫的性質有些類似)。就在這次大瘟疫之后不久,羅馬帝國又再次遭遇了一次大規模的瘟疫。帝國經不起小小病毒的連續折騰,從此衰落了下去。395年分裂為東、西兩半(上圖),到公元476年,古羅馬帝國核心區的西羅馬帝國被摧毀。

在東方,元朝(1271——1368年)一樣是十分強大的帝國。在那個時代,蒙古騎兵幾乎是戰無不勝的,成吉思汗子孫也因此建立了橫跨歐、亞、非三大洲的蒙古大帝國。位于東亞地區的元朝版圖如下:

但從1344年前后開始、鼠疫不斷流行之后,元帝國開始陷入分裂,其版圖就逐漸變成了下面的樣子。除了蒙古高原和中書。ㄖ袝〉妮牭刂饕乾F在的山西和環渤海地區,但不包括遼寧沿海)之外,元朝對其它地區基本喪失了桶志能力,最后,蒙古人被朱元璋趕回了漠北繼續喝北風、吃沙子:

在上個世紀,人類經歷了兩次世界大戰,雖然戰爭是十分殘酷的,但戰后各國基本都恢復了原來的邊界(德國被分割為東西德,但大家總體上承認東西德都是德國)。世界大戰對各國版圖的影響都不太嚴重,為何瘟疫能達到戰爭也不能達到的終點、讓帝國徹底陷入大分裂狀態,并最終改變整個世界的地理版圖哪?

或許,從今天的伊朗就可以見到其中的端倪。

今天的伊朗已經不是由純粹的波斯民族所組成,2017年的人口約8000萬,其中51%是波斯人,24%是阿塞拜疆人,8%是吉拉基馬贊德蘭人,7%是庫爾德人,3%是阿拉伯人,俾路支、盧爾人、土庫曼人各占2%,然后還有格魯吉亞、哈薩克、吉卜賽人等。各民族的宗教信仰、生活習慣、思維模式都有自己的民族特色。

伊朗可以維持現有模式的基礎是中央可以行駛自己的職能(國家機器的職能),可現在,病毒已經嚴重地侵蝕了這些權力的執行。

據新京報報道,截至3月3日中午,伊朗累計確診病例2336例,死亡病例77例,死亡率為3.3%。截至3日,伊朗290人的議會中,至少有23名議員已確診感染新冠肺炎,占比高達8%。這些被感染的議員長期與其它議員一起工作或議事,其它議員就難以樂觀,所以現在伊朗議會已經無限期休會。當議會無限期休會的時候,就已經沒能力行使對國家的管理職能。

伊朗副總統、工業部長、衛生部副部長等多名政府高官也已確診感染,最高領袖的一名高級顧問因感染新冠肺炎死亡,甚至有“謠言”說,伊朗總統也已經被隔離。當行政官員不斷出現感染病例之后,行政機器就無法正常運行,管理國家的行政能力就被嚴重削弱。

現在,內衣還可以行使其權力,主要依靠的是軍方。他在3日下令,要求軍隊協助衛生部抗擊疫情,以遏制病毒的傳播。既然軍人開始執行抵御病毒的職能,就很難避免被感染,一旦官兵大量被感染的時候,也就無法執行穩定社會的職責。中央行使其職能的最后一根支柱也就倒了。

當伊朗中央長期無法執行管理職能之后,各地各民族的人民就只能依據本民族特點或地域特點自己管理自己,當這種情形持續一定的時間之后,就會出現自治,今天的伊朗或許就不在了。

這就是歷史上那些大帝國可以抵御戰爭,而不能抵御病毒的根本原因。因為他們的國家機器可以戰勝敵人,卻無法戰勝病毒,這一直是人類社會發展過程中的最大困境,所以,病毒對人類歷史的影響超過戰爭。

伊朗或許算不上大帝國,但在過去的十幾年中算得上是中東的一個“帝國”,其影響力遍布整個中東地區。當伊朗中央權力被病毒不斷削弱、地方勢力就會開始萌芽的時候,就會自顧不暇,此時,美軍繼續駐扎在伊拉克或阿富汗還有意義嗎?第一,敵人是否還在已經是很大的未知數;第二,一旦自己的士兵被大面積感染甚至死亡,不僅軍費支出會快速膨脹、拖垮美國財政,軍人死亡也會導致國內反戰情緒的高漲,給自己的總統連任帶來致命的一擊。

“敵人”正在淡去,美軍又“打”不過病毒(還很可能被大量感染),士兵繼續留在伊拉克和阿富汗就失去了意義,還會給特朗普的連任帶來負累;同時,美國本土的病毒蔓延也值得擔憂,需要花費很大的財力與物力來應對,這就會嚴重削弱美軍對外進行一系列軍事干預的能力,在這樣的關口,特朗普只能高呼:撤!

內容版權聲明:除非注明,否則皆為本站原創文章。

轉載注明出處:http://www.551815.live/rusong/0661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