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你媽喊你回家啦

原本今年對原油的觀點是偏多的,根源在于歐佩克各國都經不起油價連續下跌(這會引爆產油國的財政危機),在出現經濟危機之前,它們就可以通過減產維護價格。但新冠病毒的出現,大量的人被圈了起來,這種“圈”的現象如今還在世界蔓延,在全球債務已經將政府、企業和家庭壓的喘息不止、需求不足的時候,徹底打斷了需求這根疲弱的脊梁,讓油價出現了快速下跌。

對于歐佩克面臨的局勢,原本是有預計的,解體是必然。緣于歐佩克+減產挺價不過是給非歐佩克+的產油國做嫁衣,這直接導致美國、巴西等國的原油產量持續增長,市占率不斷上升,當市場出現風吹草動的時候,歐佩克+這種聯合減產的模式就會解體。

就在新冠病毒導致全球需求下滑的當口,聯合減產終于走到了盡頭。3月6日,據路透報道,俄羅斯反對新的、從4月初至今年底額外減產150萬桶/日的提議,談判破裂。據美國全國廣播公司報道,俄羅斯能源部長周五離開會議時對記者稱:談判破裂意味著,從4月1日開始,成員國可以想產多少石油就產多少。這直接導致3月6日紐約原油價格下跌10.07%,布倫特原油價格下跌9.4%。

這背后的考量是:高盛預計新冠肺炎將使2020年上半年全球需求減少210萬桶/日。即便歐佩克+繼續減產150萬桶/日,也不可能讓原油價格掉頭向上,因為美國、巴西的原油產量會繼續增長壓制價格,而繼續減產保價只會繼續削弱俄羅斯財政。俄羅斯的財政平衡油價是60美元/桶,談判減產協議時的布倫特原油價格僅僅在50美元/桶上方,相對其財政平衡價格已經是虧損的。如果按歐佩克+的要求俄羅斯繼續減產50萬桶/日,俄羅斯的市場分額將繼續下降,財政被削弱的更快。與其如此,就不如一起放開產能增產大干一場,將一些國家的高成本原油產能驅逐出市場,最終,讓市場來推動油價。也就是說,俄羅斯放棄了以往抱團取暖的策略,而是希望采取絞殺的手段,實現原油市場的供需平衡。

在歐佩克+減產挺價時期,形成的原油價格并不是真實的市場價格,而是一種壟斷價格。當大家放開產能的時候,形成的價格才是市場價格。預計這是一個很長的過程,因為高成本產能的退出必須經歷以下步驟:第一,這些國家因油價下跌造成財政危機,通脹惡化;第二,高通脹導致一些高成本油井被廢棄,產能退出。這就是委內瑞拉在過去經歷的原油產量不斷下降的過程。

這對于原油的投資者是大好事,因為只有在原油價格低于大多數國家的原油成本價時進場投資,才會形成無風險投資。比如,紐約原油價格低于30美元/桶時,很多國家(包括安哥拉、尼日利亞、伊拉克甚至沙特等)的財政將破產并爆發惡性通脹(是否破產也與維持低油價的時間長短有關),而惡性通脹將讓大量的原油產能被動退出市場,所以,在這種無風險投資價格下,國際石油產能是不可持續的,是必然要自動萎縮的。同時,在這樣的價格下,美國的部分頁巖油企業也只能退出。這時就形成了無風險投資機會,這是真正的投資,與依靠幾張K線進行賭博截然不同。

市場如今表現的這種現象,本質上就是世界的經濟危機!

歐佩克+之所以需要減產挺價,緣于需求不足。需求不足的另外一個表述方式是:世界現有的工業體系與服務體系的利用率在下降,這就是經濟危機的標準表述方式。但這一表現方式現在還是溫和的。未來,隨著工業與服務業體系的利用率下降,企業就會爆發債務危機;當企業爆發債務危機的時候,經濟增速就會下滑,各國的財政危機就會到來,這才是危機的高峰時刻。此時,流動性的脈動式收縮加上上市企業債務問題爆發,就會導致資產價格快速下跌。

次貸危機之后,主要經濟體都在使用印鈔給國家、企業、家庭加債務的手段維持經濟的運行,當經濟整體產能利用率下降之后,債務爆發,意味著市場在向央行高喊:你媽喊你回家啦。當然,央行絕不可能放棄印鈔,還會更瘋狂地印鈔,“回家”的含義是央行的紙幣信用破產!

內容版權聲明:除非注明,否則皆為本站原創文章。

轉載注明出處:http://www.551815.live/rusong/0761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