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世界陷入了“心肌!

一戰之前,德國的國土面積是54萬平方公里,人口6400萬;英國的國土面積是3540萬平方公里,人口 4.54億;法國的國土面積是1235萬平方公里,人口1.1億。以百萬噸為計數單位,1913年的鋼鐵產能分別為:德國17.6、英國7.7、法國4.6;制造業在世界制造業的占比分別為:德國14.8 、英國13.6 、法國6.1。德國的國土面積最小、人口最少,鋼鐵產量卻最高、制造業在世界上的分額也最大,長期無法進行產能輸出之后必然造成財政危機和貨幣危機,進而導致政府倒臺。通過戰爭給自己爭得更大的市場空間就是唯一的選擇,這就是1914年爆發的一戰。

1929年大蕭條誕生在美國,迅速波及到全世界,德國當然也在其中,讓失業率暴漲。1933年初希特勒剛上臺時,德國經濟陷于停頓狀態,約一半人口在饑餓和貧困線上掙扎。希特勒上臺之后,德國經濟開始快速增長,到1938年德國失業率僅1.3%,而同時期美國失業率為1.89%,英國為8.1%,比利時為8.7%,荷蘭為9.9%。用納粹自己的話來說,德國創造了“消滅失業的經濟奇跡”。

希特勒是怎么實現奇跡的哪?就是大肆舉債,通過政府舉債建設公路、鐵路等基礎設施,拉動就業、推動家庭的收入增長,進而就可以拉動汽車等民用品產業。軍火在當時也是德國重點投入的產業。這讓德國的工業投資從33年的55.7億馬克暴增至39年的443.2億馬克。但如此巨額的投資就會讓德國政府背上沉重的債務,到39年8月底,德國債務總額達到了374億帝國馬克,而德國當時一年的財政收入才大約150億,政府破產已經迫在眉睫。1939年1月帝國銀行董事會正式寫信給元首,告訴他國家開支的膨脹已經摧毀了所有進行有序預算的想法,國家財政已經達到崩潰的邊緣,將直接摧毀中央銀行的貨幣匯率,帝國銀行已經沒有任何手段來保持貨幣的穩定。

財政破產必然會中斷投資,大量的軍火更不可能長期堆在軍火庫中(這意味著財政的壞賬),這就會讓巨大的工業體系陷入癱瘓,小胡子就會倒臺。事實上從1936年開始,德國的鋼鐵產量就開始下滑,危機的信號已經十分明顯。為了增加財政收入和輸出工業產能,德國再次走上對外武力擴張的道路,這就是1939年爆發的二戰。

所以,對于類似德國這樣的國家來說(包括日本等),內部經濟問題就是外交,一旦內部產能無法輸出,就會導致財政和貨幣災難,就需要通過武力掙得工業產能輸出的空間,成為戰爭的策源地。

難道就沒有其它方式取代槍炮嗎?有!那就是1948年誕生的關貿總協定。關貿總協定于1947年10月30日在日內瓦簽訂,于1948年1月1日開始臨時適用,關貿總協定是世界貿易組織(WTO)的前身。關貿總協定由一系列貿易規則和爭端解決機制組成,只要符合規則,任何國家都可以向其它國家銷售產品,不再需要槍炮開路,這就是其內在含義。

但世界貿易組織包含一系列的條文,條文的解讀在國與國之間就會有所不同,就必然產生爭端;世貿組織還有一個天然的弊端,加入的時候比較難(要求組織內的所有國家都同意),但一旦加入,無論干多少壞事,基本都不會被趕出來,這就讓有些國家熱衷于鉆空子甚至無視規則,讓國與國之間的爭端加劇。這些爭端怎么解決哪?

第一是雙邊或多邊磋商。第二是專家組審議。即磋商未能解決問題時,起訴方可申請設立專家組。第三是上訴。世貿組織設立一個常設上訴機構,審理專家組的上訴。該機構應該由七人(法官)組成,任何一個案件最少需要三個人才能做出最終裁決。當上訴機構做出裁定之后,就可以決定后續的執行,如果一方不執行另一方就可以名正言順地報復。這個機制無疑是完善的。

由此可見,世貿組織的條文和專家組、總干事等機構,都等于是世貿組織的軀體,而“常設上訴機構”就是世貿組織的心臟,是這個心臟才讓世貿組織正常運轉。一旦心臟出現心肌梗,世貿組織就徹底癱瘓了。換句話說,大家需要回到過去的年代,一國如果要輸出產能,首先要上門和對方喝茶、磋商,當磋商無果的時候,就需要再次拿起槍炮!

條文規定,常設上訴機構的法官任命,必須要取得美國同意。川普現在對世界貿易組織不感冒已經是盡人皆知,剛好最近數年原有的法官不斷退休,川普又一直不同意重新任命,就讓在職法官的數量越來越少,現在只剩下一個光桿司令,再也無法對任何案件做出裁定了,世貿組織出現了心肌梗……。

如果說關貿總協議(世界貿易組織)開始執行的時刻,是世界各國放下槍炮、拿起法律條文的時候;當世貿組織的“心肌梗”的時候,就應該是大家放下法律條文重新拿起槍炮的時候。

內容版權聲明:除非注明,否則皆為本站原創文章。

轉載注明出處:http://www.551815.live/rusong/1361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