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這,才是真正的牛B

薩斯是一個很“友好”的病毒,一旦感染就立即出現癥狀,讓醫療機構可以馬上將感染者從人群中揀出來進行治療,就可以終止病毒攜帶者對社會的影響,所以它只流行一季就結束了。

但新冠病毒是十分狡猾的病毒,一點不“友好”,潛伏期可以從幾天到二三十天,很多攜帶者在潛伏期內沒有癥狀,這就導致將感染者檢出來的難度加大,即只能揀出來一部分(還會在社會上存留一部分)。同時,基于任何檢測手段都是有誤差的,中國的感染者有數萬,韓國、意大利和伊朗的感染者也已經在一萬左右,還有很多其它國家都是千例以上,即便只考慮檢測誤差導致的遺漏,人數都很大。還有,部分出院患者依舊攜帶有新冠病毒。

這就可以得到一個結論:有很多病毒攜帶者會長期在社會上工作、生活,延續病毒的傳染鏈。

當這些遺漏攜帶者不斷感染其它人群之后,就會導致病毒的二次爆發(實際就是二次分揀的過程)。也就意味著在疫苗開始大規模商用之前,人類不可能戰勝新冠病毒。如果病毒不斷變異,就變成根本不可能。

對于新冠病毒,未來只有兩種方式做為結尾:第一,疫苗大規模商用之后所有人均進行疫苗注射;第二,病毒衰減失去感染能力,也就是說病毒放過人類。

部分病毒學家寄托于夏季到來讓病毒的影響轉弱,但這種寄托并無理論依據。首先是這個病毒傳播的速度太快,現在巴西等南美國家也已經出現了大量的病例,即便北半球中高緯度地區進入夏季、病毒流行轉弱之后,巴西等南半球的國家就會進入冬季,就是病毒爆發的氣候模式,當來年南半球進入春季的時候,北半球開始轉冷,南半球的病毒攜帶者就會將病毒帶回北半球,繼續傳染鏈。其次,病毒在夏季只是不活躍,并不意味著消亡,越過夏季之后,病毒會再次活躍。最后,從現在來看,新冠病毒無論是在溫度高的地區還是在溫度低的地區都有傳播,北半球夏季氣溫升高之后是否可以有效限制病毒傳播還是變數。

所以,世界衛生組織衛生緊急項目執行主任邁克爾·瑞安6日在日內瓦表示,尚無證據顯示新冠病毒會在夏季自行消失,當前各國應全力抗擊新冠肺炎疫情。

從個人意見來說,現在進行的病毒爆發應該只是前哨戰,根據以往的規律,現在必須考慮二次爆發的情形:

第一,一般的規律來說,二次爆發涉及的人群更廣,致死率更高。

例如,西班牙型流感可以簡單分為三波,第一波發生于1918年春季,基本上只是普通的流行性感冒;第二波發生于1918年秋季,是死亡率最高的一波;第三波發生于1919年冬季至1920年年春季,死亡率介于第一波和第二波之間。至1920年春季逐漸神秘地消失,病毒放過了人類。

1957年2月,貴州西部出現H2N2傳播,開始爆發“亞洲流感”。3月份即流行全國,4月之后就流行到了香港和日本、東南亞,接著傳到印度、伊朗、也門、希臘、瑞典、埃及、敘利亞和約旦等,5月和6月,流感傳播到美國、澳大利亞和南美洲。9月初,再度傳回日本和北美等地,然后又向世界很多地方傳播。這是人類自1918年“西班牙流感”后受到第二次極嚴重的流感威脅,世界衛生組織稱,全球共有200萬人死于這場流感,主要是城鎮居民。

1957年12月,亞洲流感第二波又向中國大陸襲來,一直持續到1958年,流感才在中國大陸消失(但在世界的局部地區依舊還存在)。

亞洲流感的致死率平均為0.67%,第二次傳播時的致死率也高于第一次。

第二,二次爆發時,經濟上的威脅才真正到來。

次貸危機之后,各國央行都在通過印鈔以給政府、企業和家庭加債務以挽救經濟,這就導致全社會的債務高企,在此就不再羅列那些天文數字。當疫情爆發之后,全社會的工業品需求就會下滑,但基于企業也有自己的現金流管理措施,在病毒流行的第一階段,很多企業尤其是國際企業(它們有嚴格的現金流管理程序)還可以勉強應對。但一旦在半年多以后出現二次爆發,需求就會加速下跌,企業已經繃緊的資金鏈就會集中斷裂,進而導致政府的財政收入下滑、失業上升又導致家庭收入下滑,就會導致政府和家庭的資金鏈同時斷裂。

二次爆發的致死率上升,資金鏈集中斷裂,全社會就會進入深度蕭條。

從資本市場的節奏來說,股市最先受到流動性的影響而下跌,收縮全社會的流動性,經過一段時間的傳到之后就會進一步沖擊樓市,而樓市的下跌就會導致全社會的資金鏈斷裂。而病毒的二次爆發很可能就成為壓垮樓市的最后一根稻草(即便沒有病毒的二次爆發,樓市泡沫也會緊隨股市而破裂,但病毒的二次爆發會導致資金鏈斷裂的更迅速更猛烈)。

所以,一旦出現病毒的二次或三次爆發,帶來的結局是十分嚴峻的,為了緩解國家、企業、家庭的債務壓力,只能進行貨幣價值大幅度重置,這實際就是1929年大蕭條之后羅斯福所作的事情,1934年1月羅斯福將1美元的含金量從1.50466克調整為0.888671克,美元貶值幅度是41%,這就是當時貨幣價值重置的幅度。未來貨幣價值重置的幅度會遠遠高于這個比例,而且不是一次性貶值,而是長時間不斷的連續貶值。各個國家貶值的情形也會不同,很多發展中國家的貨幣價值會重置到零的水平(即換幣,或多次換幣)。

應對這種病毒帶來的危機,即要考慮首次爆發,更要考慮二次三次、致死率更高的爆發,只有采取兩種辦法才是比較合理的:第一種是以色列為代表,將病毒徹底御國門之外;第二種是,如果不能將病毒御國門之外,就只有英國的做法是最合理的。盡快讓本國社區形成抗體人群(在這個過程中要保護弱者降低損失),才能有效抵御首次之后的、問題更嚴重的病毒爆發,降低國家的整體風險。對于主要國家來說,對于這種公眾事件的處理英國依舊首屈一指,這才是真的牛B。

內容版權聲明:除非注明,否則皆為本站原創文章。

轉載注明出處:http://www.551815.live/rusong/1462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