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2019年,唯一的“號外”!

2019年,最大的主題是什么?是避險!這個避險從何而來?毫無疑問來自于“號外”的事件,這個號外的事件會是什么?

2018年11月14日,德國聯邦統計局公布的最新數據顯示,歐洲經濟的火車頭——德國在第三季度出現了五年半以來的最差經濟表現,當季德國國內生產總值(GDP)環比下降0.2%,折合成年率為下降0.8%。主要原因是出口環比減少,家庭消費支出在減少(這反應的是世界和德國內部的需求狀況)。

工業產出是德國經濟的標桿數據。2018年9月的數據顯示,經價格、季節和工作日調整后,德國9月份工業產出環比下降1.6%。

四季度,德國的工業產出繼續惡化。根據德國聯邦統計局最新公布的數據顯示,11月該國工業產出環比大幅下降1.9%。修正后的前值(10月)是-0.8%。這說明工業產出在9月已經萎縮的基礎上,10、11兩個月在加速惡化。11月德國工業產出同比更是下降4.7%,遠不及前值1.6%。其中,能源產量環比下降3.1%,建筑產品下降1.7%,資本貨物的產量下降1.8%,中間產品的產量下降1%,消費品下跌4.1%,所有項目幾乎全部淪陷。12月的數據還在繼續惡化中,2018年12月18日,德國智庫IFO公布數據顯示,德國12月IFO商業景氣指數錄得101,創下兩年多來最低,不及前值(11月的)102。

這意味著德國在2018年四季度將再次出現經濟萎縮。而連續兩個季度出現經濟萎縮,就意味著陷入了經濟衰退。

德國問題的罪魁禍首是全球和本國的需求出了問題。

通過德國就可看到世界的問題所在,因為德國經濟主要依靠工業品出口拉動。

德國就是世界的黑天鵝。

德國可說是世界上進行工業活動最強勢的經濟體,德國所出現的現象,必然陸續在其它國家反應出來。日本是另外一個工業活動很強勢的經濟體,其經濟活動出現放緩的信號更早。2018一季度,GDP環比萎縮0.2%,結束了連續八個季度正增長的擴張期。二季度,日本經濟兩次速報值環比增長0.7%。到三季度,GDP環比再次下挫0.3%,環比折年率下挫1.2%。日本共同社指出,內需減少是三季度GDP環比下降的最大原因(又是需求)。中國2018年12月制造業PMI為49.4%,環比回落0.6個百分點,景氣度有所減弱,也已經位于榮枯線下方,需求問題不言自明。只有美國的數據稍好,但似乎也處于擴張期的尾聲,美國供應管理協會(ISM)12月1日公布的數據顯示,11月ISM制造業指數為58.2,前值為58.7,創7月以來新低,到12月,ISM制造業指數59.7,高于前值58.2,有所反彈。但美國12月的ISM非制造業指數為57.6,低于前值60.7,大幅放緩。

近日,吉利汽車公告,2018年全年總銷量1500383臺,較去年同期增長約20%。完成2018年158萬輛全年銷量目標的95%。但12月份,吉利汽車中國市場總銷量為86298臺,同比大跌44%。這直接導致股價大跌,吉利所遭遇到的困難就是整個世界的縮影,需求在萎縮!

汽車、電子等的實體需求萎縮已經是桌面上的問題,幾乎體現在大多數主要的經濟體(美國或許相對稍好一些),甚至有些國家連香煙這樣的成癮性商品的銷售都在放緩,需要“去庫存”。對以房屋為主的資產需求更不樂觀,美國、中國、澳洲、加拿大、英國、日本的房地產銷量都在下滑,需求的萎縮更是顯而易見的,與實體需求下滑想吻合。

這是需求全面萎縮的特殊時代。

這都是次貸危機之后各國央行大印鈔、造成國家和家庭債務高漲之后所帶來的必然后果。當債務壓頂之后,國家與家庭都面臨破產的威脅,實體與資產的需求就會不斷的萎縮。

現在已經萎縮到了什么階段?這是我們十分關心的問題,因為這決定了未來資本市場的走勢!

還處于前期。

任何一個市場的演變,都是量變到質變的過程,量在先而價在后,何況這種全球需求萎縮的大趨勢所決定的市場。汽車、電子、房地產等出現全面的價格戰之后,才是局勢發展到了后期。

未來,有一個信號的出現將意味著質變的關口(也就是價格戰)即將到來,那就是央行開始集體反向寬松貨幣。

央行開啟反向寬松貨幣,意味著央行認為“危機”出現了,這種危機最主要的是需求萎縮威脅到了各國的財政體系。

特朗普為什么對鮑威爾咆哮不休?說明白點就是聯邦政府的債務問題;日本央行已經聲明還會繼續維持寬松,一旦收縮,以日本政府的債務率,安倍晉三預計只能跳海;中國央媽雖然扭扭捏捏,但事實上已經轉為寬松,讓銀行間的資金充斥,現在市場開始議論央媽何時降息;歐洲央行結束了QE,但看看德國的經濟數據再看看濃煙滾滾中焦頭爛額的馬克龍,德拉吉敢收縮貨幣嗎?估計想都不敢想;市場還在議論美聯儲2019年加息一次還是兩次,但無論如何在2019年都會結束加息進程,個人預計在2020年上半年之前,美聯儲很可能降息。

各國央媽面對政府和家庭的債務炸彈,內心都是膽戰心驚!當需求萎縮導致工業萎縮之后,稅收下降,政府的財政收入就會收縮,在政府高債務面臨破產的壓力下,央媽只能再次翻臉、重啟寬松!這就是2019年的唯一的“號外”。

可貨幣越寬松,通脹的壓力越大,人們的消費能力只能是越低迷,決定了沒有需求支撐的股指、樓市在總體上越破。。ɑ鸹ㄖ辉诰植浚

資金往哪里逃?

避險,將是2019年資本市場唯一的“號外”!也是2019年最熱的詞匯!在美聯儲加息周期尚未明確終止的今天,黃金在2018年下半年開始大幅反彈,就是這個邏輯,未來還會不斷深入!這實際是黃金價格重估的過程。未來,所有代表信用的商品,其價格都將被重估。

日本和歐洲的利率還在零以下,中國的利率也在歷史的低位,美聯儲即便連續加息之后,利率也處于歷史低位,此時再次開啟寬松舉措,說明信用貨幣已經進入死局!到了“60歲”以上的暮年。

信用才是人類的唯一依靠,也是經濟活動的唯一基石,沒有這一基石,現代經濟就根本不存在。信用貨幣步入暮年的過程,就是人類尋找新的依靠的過程。

“避險”的目標指向哪里,哪里就代表未來!

內容版權聲明:除非注明,否則皆為本站原創文章。

轉載注明出處:http://www.551815.live/rusong/1559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