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一個數字,是某大國對外局勢急劇惡化的導火索

到2020年3月14日,全球新型冠狀病毒的傳播情況如下:全球感染總數是145405人,死亡5432人。死亡數字包括:中國大陸、香港、澳門3193人;意大利1441人;伊朗611人;韓國72人;西班牙191人;德國8人;法國79人;美國51人;瑞士13人;英國21人;荷蘭10人;日本21人,等等。

這些亡者雖然都是因病死亡,但這種死亡卻并不能算是正常死亡。因為如果沒有新型冠狀病毒的出現,或許他們就不會死亡,所以這些死亡就應該歸結于非正常死亡。

既然可歸結于非正常死亡,未來,在有一些國家有一種官司就是無法回避的,那就是死者家屬對本國政府提起的訴訟。這些病毒是從何而來?是怎么進入本國國境的?本國政府所領導的檢驗檢“疫”部門是否有失職之責(新冠病毒的流行屬于“疫”的范疇)?死者家屬就有權要求政府賠償,而且,本國政府根本打不贏這類官司。

對于意大利、西班牙、德國、英國、法國這些國家來說,它們的政府都是民選,人的生存權是至高無上的,政府就必須接受法院的裁定,可如此眾多的人死去(死亡的數字還在飛速增長),面對天文數字的賠償,政府肯定賠不起。

既然自己賠不起,各國政府就只能找出肇事者,由肇事者來承擔賠償的責任。世界上所有受到新冠疫情影響的國家,就會聯合起來查找這個“疫”來源于何處,最終認定誰是肇事者,各國政府就會到相關國際法院提起訴訟,要求肇事者承擔賠償責任。

還有另一類賠償責任,每一國在新冠疫情流行期間都會遭受極大的經濟損失,為了躲避民眾的責難它們需要甩鍋,就會到相關國際法院起訴,要求肇事者賠償本國的經濟損失。

兩者合在一起的賠償應該是天文數字。

我們不是病毒學家,確實無法斷定這個“疫”來源于何處,但國際技術部門(或專家團)應該可以做得到,一旦找到來源(或者說是泄漏者?),也就找到了肇事者。

現在,對于新型冠狀病毒(疫)的來源眾說紛紜,有說來自蝙蝠、有說來自果子貍、還有說來源于米蒂,等等,但無論這種病毒是來自于動物還是來自于實驗室,都會有肇事者(導致這場人道主義災難)。最終,肇事者都會面臨天文數字的賠償責任。

可如此巨額的賠償,世界上的任何國家都賠不起(即便是美國,它也賠不起),但其它國家的政府拿不到錢就無法給本國的死難者家屬交差,第一階段肯定是互相之間通過談判解決問題,如果能達成一致,肯定是最好的結果,因為這可以避免戰爭。第二階段是,如果談判無法達成一致,雙方就只能在戰場上說話,肇事者戰勝,國際法院的裁定結果自然得不到執行,自從二戰之后形成的國際秩序徹底報廢,如果是要求賠償的一方戰勝,賠償金中就還要加上一項戰爭賠償。

在這里,達成協議的可能性是很小的(源于任何國家都根本賠不起這種天文數字的賠款),最終都很可能需要通過戰爭來解決爭端,所以,新冠病毒的蔓延實際就成了戰爭的導火索。

這意味著肇事者國家的國際環境會急劇惡化,也意味著42國聯軍(出現死亡病例的已經有43個國家,聯軍的規模已經有42個)的形成。

內容版權聲明:除非注明,否則皆為本站原創文章。

轉載注明出處:http://www.551815.live/rusong/1562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