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新一輪“閉關鎖國”正式開啟!

經過數十年的經濟全球化,人們已經習慣了國際交流,很多國家的基本商品供給嚴重依賴于國際市場,與經濟全球化相對應的就是各國央行尤其是美聯儲和歐洲央行進行貨幣濫發,其邏輯就是自己發行的貨幣在整個世界流轉。

在新冠病毒不斷傳播之后,世界衛生組織終于在3月11日宣布新冠病毒已經是全球大流行病。

同時,隨著韓國、意大利、伊朗、歐美等國家的病毒流行越來越嚴重,北京時間12日,德國總理默克爾警告,她預計三分之二的德國人,即大約5800萬人,可能會感染冠狀病毒。 伊朗、巴西、意大利眾多國家的議員、總統、副總統、部長等高級領導人已經被感染,讓新冠病毒的影響越來越大。

    01   各國開啟“鎖國”模式    

在這種涉及到國民健康的緊急事務面前,很多國家開始采取行動。

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發布影像聲明稱,“任何人員從海外抵達以色列,都將進行十四天的隔離”。該項命令從3月12日開始實施,若非以色列公民想要入境,則需要證明自己有辦法在當地進行自我隔離,否則立即遣返。

這項命令類似于就是閉關鎖國的措施,因為一般外國人已經難以入境以色列。以色列希望將本國隔離在其他國家之外,減輕新冠病毒對本國帶來的沖擊。

緊隨以色列的是印度。為了應對新冠肺炎疫情擴散,印度政府宣布暫停所有簽證。該決定規定,除外交簽證、公務簽證、聯合國以及國際組織簽證以及就業和工程簽證等特殊簽證類別,所有針對外國人的旅印簽證即日起暫時失效,該決定從格林威治時間3月13日12時起生效,持續到4月15日。

此外,決定還規定,包括印度公民在內,所有已經抵達印度的旅客,只要在2月15日之后有過中國、意大利、伊朗、韓國、法國、西班牙和德國旅行史的,都需要進行至少14天的隔離。一個月內簽證失效,意味著印度進行一個月的閉關鎖國。

以色列和印度是主動進行閉關鎖國的,還有被動閉關鎖國的,那就是伊朗。與伊朗有陸路連接的國家,基本都已經關閉了口岸,多數國家都已經關閉了對伊朗的航空聯系,這就讓伊朗幾乎已經中斷了所有對外交往,已經被動進入了閉關鎖國的模式。

或許很多國家的人們會說,我們不想進入閉關鎖國的模式,那就請看看伊朗,或許它自己也不想,但這種情形的出現并不以該國的意志為轉移。

至于對部分國家或地區發布旅行禁令或采取中斷航空措施的國家則更多。比如3月13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宣布,禁止除英國以外的歐洲申根國家旅客入境美國,禁令持續三十天。三十天之內預計歐洲的疫情肯定不會結束,甚至還可能在加速蔓延,這樣的禁令很可能會延長。

隨著歐洲、伊朗以及更多國家的疫情愈演愈烈,也隨著國際衛生組織宣布新冠病毒已經成為全球大流行病,未來,更多的國家或地區相互間都會發布旅行禁令,或徹底關閉口岸,這就讓地球上的很多國家或地區進入半閉關或完全閉關鎖國的模式。

閉關鎖國的時候到了。       

02   “毒藥”刺破資產價格泡沫

即便未來某一天新冠病毒的影響結束,各國還會像以前那樣打開國門嗎?估計并不樂觀。首先,經過本輪病毒沖擊之后,各國本土的實業必然是一片凋零,各國政府必須優先保護本國產業,這就需要對外來商品和服務說不!

同時,本輪疫情的不斷發展過程中,各國深受供給端外置(即依靠其他國家進行商品輸入)所帶來的困難,今后對涉及到醫療健康、軍事、核心原材料等領域會努力實現自給,避免未來爆發突發事件時有求于人甚至被別國所制,實際就是努力成為自給自足的國家,至少在核心領域不能受制于人。

經濟全球化讓世界平面化,這就是地球村概念的由來。經過新冠病毒的打擊之后,大部分國家(主要指的是數千萬人口以上的國家或地區)都會努力成為一個個小而全的、努力實現自給自足的“孤島”,這意味著經濟全球化畫上了句號!

2008年,美國爆發了次貸危機,其影響很快就蔓延到了亞歐各國,次貸危機深層次的根源是產需不平衡導致的結果,這已經是經濟學家們的共識。解決這種經濟的結構性矛盾,只有世界各國深刻改革自身的社會經濟體系:

一方面提升供給水平,為社會提供更高水平的供給(抑制過去傳統的供給);另一方面,通過財政手段努力實現社會財富的平均化,壯大全社會的需求,這是一副良藥。

但以美聯儲為首的許多央行給出的是一副毒藥——印鈔,印鈔會導致資產價格泡沫和貧富差距惡化(這一點有無數數據可以佐證,美國今天的貧富差距惡化程度已經超過了1929年大蕭條之前),這就會壓縮全社會的需求。

印鈔刺激資產價格泡沫,實際就是制造結構性的通貨膨脹,而通貨膨脹會抑制供給水平的提升,所以央行為了治愈次貸危機的創傷開出了一副毒藥。

毒藥開始發作的時候就是全球資產價格泡沫破裂的時候,此時,央行大印鈔所帶來的繁榮幻影就會在瞬間失去,將世界帶入深度蕭條。

 

  03   新冠疫情啟動次貸危機​下半場      

從意大利股市上可以明顯看到,印鈔不過是給次貸危機(以及之后的歐債危機)導致的股市下跌形成了一個中繼,新冠病毒蔓延導致全球股市暴跌,讓意大利開啟了次貸危機之后股市下跌的下半場。

從意大利股市的長期K線上可以明顯看到這一點,次貸危機爆發時,股指在2008年底形成一個低點,此后的歐債危機再次回到2008年的低點附近,從此,歐洲央行開啟降息、QE之旅。

雖然歐洲央行印出了無數歐元,但今天意大利的GDP總量依舊與2007年差不多,而意大利股市也只是走出了一個月線盤整,新冠病毒爆發之后形成了快速下跌,一旦跌破2008年和2011-2012年的低點,意味著意大利的大蕭條正式啟動,這是次貸危機的下半場。

或許有人說,意大利是歐元區經濟發展的弱者,一直問題多多,所以才有上述現象。但意大利的現象卻不僅僅反映在意大利,即便歐元區近年來經濟狀況比較好的西班牙,其股市走勢也與意大利類似,也在奔向大蕭條之旅。

意大利、西班牙都是單一國家,而歐洲斯托克50指數是德意志交易所集團旗下指數提供商斯托克設計的歐元區股票的股票指數。斯托克稱,其目標是“為歐元區提供超級市場領導者的藍籌代表”。

看看歐洲斯托克50指數近年來的走勢,可以得到與意大利、西班牙差不多一樣的結論(下圖)。一旦這個指數跌破2000點,將確認整個歐洲進入大蕭條(上周五收市為2573.34點)。

2008年之后,有些國家的股市、樓市在印鈔的推動下出現了明顯上漲,這被譽為是這一時期的“贏家”,但隨著股市、樓市泡沫的陸續破裂,贏家的所得也會快速地失去。比如,當樓市嚴重供過于求、失去流動性之后,所有用泡沫表示的樓市財富都會灰飛煙滅。

這里的根源是,許多國家無論在次貸危機之后是成為贏家、平家或輸家,但都未進行社會深層次的改革,并未解決造成次貸危機的深層次原因,當資產價格泡沫破裂之后,大家都一樣。

社會財富不會因加印鈔票而增長,用泡沫吹起來的財富總會灰飛煙滅,今天就是這個時刻。

這是經濟全球化的夢醒時分,這是次貸危機后用印鈔形成的泡沫“繁榮”之后的夢醒時分。

內容版權聲明:除非注明,否則皆為本站原創文章。

轉載注明出處:http://www.551815.live/rusong/1662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