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股市感染了“特朗普病毒”

新冠病毒傳播,捅破了全球央行自從次貸危機之后、通過持續放水形成的資產價格泡沫,股市首當其沖。

在經濟全球化時期,歐美企業為了實現利益最大化熱衷于將自己的生產基地建設在發展中國家,可當新冠病毒全球蔓延之后:第一,需求劇烈收縮,企業的收益端下滑,債務端的壓力加大;第二,越來越多的國家采取封城、封國的措施,導致全球貿易停滯,海外基地就難以充分發揮創收作用。兩方面作用之下,讓上市公司的收益端下滑,有些公司還會面臨倒債甚至破產的危機,這是股市劇烈跳水的深層次原因。

這種危機并不是央行降息就可以拯救的,因為這是企業的需求端出現了問題。

在股市跳水的過程中,還有特朗普的一份功勞,簡稱為“特朗普病毒”。

大家知道,在過去兩年很多美國上市公司熱衷于采取發債的手段回購自己的股票以實現利益最大化,這當然會推動股指上漲。其出發點是債券利率低而股票收益高。同時,全球看多美股的情緒也不斷高漲,不斷吸引資本進入。兩方面的集合,就一步一步耗盡所有可以推動股市的金融資源。這個問題以前說過,不再贅述。

這就會導致“透支”現象的發生:比如,上市公司保持冷靜的頭腦時,一般是不斷在市場上尋找投資機會,擴大企業市場分額或升級自己的產品。當有更多自有資本的時候,可以選擇回購股票。這些都是比較正常的行為。而上市公司發債回購股票,就對上市公司形成了透支,因為這會讓企業的負債率上升到高位,一旦收益端隨著宏觀經濟的運行出現波動的時候,企業就立即陷入絕境。在這里,發債回購股票,就是對企業的透支。當市場的樂觀情緒不斷上漲時,投資者就會把所有的流動性投入到股市,繃緊投資機構和投資者的資金鏈,這是對機構和家庭的透支。

這種“透支”狀態的形成是誰造成的?當然與央行有關,人們認為央行不敢讓股市垮掉,這是央行使用低利率和不斷QE之后的后遺癥。但更與特朗普有關,他不斷地在推特上吹噓美股的漲勢,就加劇了這種“透支”和“透支”的嚴重程度。

如果特朗普在經濟上是個庸手,帶來的危害或許還不明顯,因為一個不熟悉經濟的菜鳥總統在資本市場上不會有話語權,資本市場上的都是人精,沒人會相信他的話。恰恰,他在經濟上的作為還是比較矚目的,首先他是一個成功的商人;其次,上任三年多以來的經濟成就也可圈可點;谒洕系某晒,在投資活動中就有比較大的話語權和號召力,而他又處于總統的位置,讓號召力嚴重放大。最終的結局就是讓上市企業和投資者形成十分嚴重的“透支”。

一個資金鏈緊繃到極致程度的股票市場,當出現美聯儲和美國政府無法左右的情形時,就會出現暴跌。而新冠疫情的出現恰恰就是任何人都無法左右的,成了壓垮美股的那根稻草。而讓美股形成斷頭式下跌的另一個大“功臣”就是“特朗普病毒”,這很可能是他一生最后悔的一件事,也會影響他的連任競選。美股是全球股市的龍頭,美股中毒之后,全球股市也只能一起中毒。

內容版權聲明:除非注明,否則皆為本站原創文章。

轉載注明出處:http://www.551815.live/rusong/1762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