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吹哨人”就能拯救社會嗎?

對于人類社會來說,大小冰期總是間隔性地出現,以歷史的眼光來看地震、火山噴發或瘟疫的爆發都屬于正,F象,部分人會自欺欺人地回避這些現象的到來,但只要看看人類歷史就知道這種自欺欺人是多么地荒唐可笑。只有永遠長不大的人,才會選擇自欺欺人,成人總會選擇坦然面對。

我們經常說,一個社會需要吹哨人,對未來即將發生的事情給出專業的、獨立的判斷,給社會以預警,讓社會的損失最小化。

但僅有吹哨人就可以達到目的嗎?可以實現損失最小化嗎?不能!根本不能!

李醫生的結果大家都知道了,他對得起自己的一生,作為一個專業人士,誠實地吹出了自己哨聲,但他改變結果了嗎?似乎沒有。

還有另外一聲更響亮的哨聲,那是管軼吹出來的,雖然他的哨聲晚了一些。1月23日接受采訪說“有心無力,悲從心來”,還吹響了“十倍起跳”的哨聲,這種刺耳的哨音足以讓全社會的所有人都聽到。但改變結果了嗎?似乎也沒有。相反,卻在網絡上看到了很多對管軼謾罵的聲音,諸如“逃兵”“夸大其詞”“胡言亂語、制造恐慌”,等等。

當哨聲被淹沒的時候,結果就無法避免。

常凱一家或為典型。他的父親確診感染新冠病毒于3日去世,母親于8日去世,常凱的姐姐和他都于14日去世,而妻子也感染了新冠病毒,十來天的功夫就徹底摧毀了一個家庭。據網易新聞報道,他在去世前留下的遺書中感嘆道:“輾轉諸家醫院哀求哭拜,怎奈位卑言輕,床位難覓,直至病入膏肓,錯失醫治良機”。還在遺書中寫道:“我一生為子盡孝,為父盡責,為夫愛妻”,“永別了!我愛的人和愛我的人。”這是一個心中有愛的人,看到這樣的遺書只能讓人凄然淚下。據網絡報道,常凱父母都是大學教授,常凱是導演,這樣的家庭尚且遭到這樣的結局,如果是一般家庭染病會比這個結果更好嗎?

任何一個社會問題,首先都是知識分子的問題,因為他們具有專業知識,可以給大眾提供專業性的幫助?墒,當很多知識分子只會搖尾的時候,就會背離知識分子的良知,假話套話也就出籠了。當民眾經過多次假話、套話的教訓之后,對知識分子就失去了“信”,這時,即便那些有良知的學者給出中肯的、實事求是的判斷,吹起自己的哨聲,也挽救不了結局。

一個社會必須有寬容和兼愛。日本是一個地震高發的國家,據說有這么一項規則,當地震即將來臨時,專業機構必須如實報出,不報是這些機構的錯,如果報錯了與專業機構無關,事后,這些專業機構自然會檢討錯誤的原因。對于這些錯誤的預報,日本社會可以寬容;蛟S有些人會說,地震是很難預測的,當然就準許錯誤。在此必須要說,當一種新的病毒剛剛開始流行的時候,判斷病毒對未來的影響一樣是十分困難的,因為病毒既有高致病性、高致死率的類型,也有普通流感的類型,不經過一定時間的深入研究,專業人士也不能給出確切的結論,他們只能根據一些跡象、參考過去的經驗給出警訊。在這種問題上,社會的標尺應該是只求誠實,包容誠實基礎上的錯誤或偏差。相反,當一個社會欠缺包容的時候,就會欠缺吹哨人。

當今,社會上的部分人熱衷于陰謀論,所謂陰謀論就是不相信任何人,這些充斥陰謀論思維的人,其實在向社會昭告自己也不誠實。因為一個誠實的人,他的第一選擇永遠是相信別人,然后根據自己的推理和判斷得到自己的結論,而不會去相信幾乎無處不在的陰謀論。當自己都不誠實的時候,又如何會相信那些誠實的哨聲?

一個社會缺乏信的時候,吹哨人并沒有多少生存的空間;當社會相信陰謀論的時候,誠實的哨聲也改變不了結局。

面對人類還無法控制的、不斷會發生的自然災害,其實只需要四個字就可以讓災害最小化:誠實、寬容。

任何公共事件所導致的危機,本質上都是誠信危機!17年前的薩斯事件是第一聲警鐘,新冠病毒是第二聲警鐘,還要多少次警鐘才能喚醒一個沉睡的“巨人”?

內容版權聲明:除非注明,否則皆為本站原創文章。

轉載注明出處:http://www.551815.live/rusong/2661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