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瀑布之下,沒有冤魂

到今天為止,本人尚不認為新冠病毒是十分嚴重的病毒。根據是,在現行的醫療體系可以正常發揮作用的情況下,其致死率僅僅在1-2%左右,這是在**和伊朗之外的地區可以總結出來的結論。

雖然正常情況下致死率不高,卻不等于新冠病毒不會大規模為患世界。其最大的威脅是,其傳播方式極多,包括空氣傳播、糞口傳播、母嬰傳播、物品傳播,等等,潛伏期長,即便那些無癥狀的病人也具有傳染能力,這就讓新冠病毒的傳播防不勝防,極其難以控制,甚至說無法控制。當病毒蔓延時,病患暴增,就會沖垮當今的醫療體系,當大量的患者無法得到及時救治的時候,輕癥轉重癥的比例增長,死亡率就會上升。當這種情形出現時,一國社會就會癱瘓,經濟就會窒息。

當一個重要的發達國家(這意味著它的部分產業站在全球產業鏈的最高端)發生這種情形時,就會導致全球經濟體系的崩盤。

韓國具備了所有的條件。

第一,韓國政府不具有控制新冠病毒大規模流行的能力。

在新冠病毒爆發伊始,韓國ZF在邊境管理上就非常值得質疑。

20日,韓國新冠肺炎病例為104例,到27日下午,7天的時間內就暴增至1766例,平均每天患者數量的增長率是150%。如果這種情形繼續持續一周,患者數量將達到30173人,如果繼續持續兩周,感染數將超過驚人的50萬人,不僅醫療體系將陷入癱瘓、大量患者因無法得到救治將轉為重癥甚至死亡,所有政治與經濟活動都只能休克。到那時,即便按2%的致死率計算,死亡人數也會達到1萬人!如果讓病毒以現在的速度繼續傳播三周,患者數量呈現幾何級數的上升是極其恐怖的,韓國就會爆發民族災難。

現在,病毒在韓國傳播最嚴重的三個地方分別是軍隊、醫院和教會。軍營居然成為病毒傳播最烈的地方,文在寅這三軍司令自然難辭其咎。醫院是政府衛生部門管理的地方,總統也難逃責難。更重要的是,現在這種危機狀態下韓國必須禁絕大型集會以防止病毒快速傳播,可韓國的新天地居然還在首爾舉行幾十萬人參加的大型聚會,文在寅不僅沒有辦法、也沒有權威阻止,甚至連進行勸解的首爾市長和警察都被打傷。

文在寅領導的韓國,在病毒面前不堪一擊,病毒會繼續肆虐的前景很大。

第二,韓國經濟窒息,足以讓世界立即陷入大蕭條。

韓國在電子產業處于全球最高端。根據集邦咨詢半導體研究中心在去年三季度的調查顯示,在NAND(閃存)領域,三星加上SK海力士等韓系廠商占比為45.1%;在DRAM(存儲器)領域,三星和SK的占比高達72.7%。有些核心技術是日本都無法替代的。一旦韓國經濟窒息,世界上超過一半的電子企業都將破產并爆發債務危機。韓國在化學、鋼鐵等領域也具有很高的水平,部分產品也具有不可替代性。

韓國之外,病毒還在日本、意大利蔓延,德國、加拿大已經要求居民儲存食物和藥品,而美國疾控部門認為病毒大流行已經很難避免,它們都處于全球經濟產業鏈的高端。病毒在這些國家集體流行對世界經濟的打擊是災難性的。

這意味著全球無數企業將在未來一段時間內集體破產,債務危機集中爆發。

歐美股市現在進行的瀑布式暴跌僅僅是第一輪的情緒性宣泄,當企業集中爆發債務危機之時,意味著政府和家庭收入的急劇下滑,全球債務鏈條出現集中斷裂,那是經濟和資本市場進入深淵之時。

一切都結束了,過去十多年人們念念不忘的金融產品,歸零的時候就從今年開始!

為何說瀑布之下沒有冤魂?因為自2008年次貸危機之后全球就在依靠央行印鈔,給ZF、企業和家庭加債務來推動泡沫繁榮,就注定了債務泡沫最終是集中破滅的結局,而新冠病毒,就是那根稻草。

德國加拿大要求居民儲存食物和藥品,這就是實物為王時代的開始!

內容版權聲明:除非注明,否則皆為本站原創文章。

轉載注明出處:http://www.551815.live/rusong/2861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