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寒冰:美國為何滿世界找人打貿易戰?

本文系作者在廣東衛視2020跨年盛典上所作的演講,功夫財經受權發布。

現在有一種力量在影響著世界,也影響著我們每一個人的生活。很多人突然發現工作不好找了,收入下降了。很多企業發現經營不好做了,應收賬款增多了。為什么?

 

2019年,世界發生了什么

2014年,我在《時寒冰說未來二十年,經濟大趨勢》當中,寫到了今天要發生的事,我提到一個觀點:債務是一條帶血的主線。

國際金融學會在前幾天公布了一個數據,2019年全球債務將創下255萬億的歷史高點,這意味著什么?全球人口是75.94億,每個人平均負債3.36萬美元,折合人民幣23.5萬。全球高達255萬億美元的債務,相當于GDP的3倍。這么大體量的債務規模,一旦爆發后果不堪設想。

全球最大的對沖基金,橋水基金的創始人瑞·達利歐,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世界銀行聯會上說過這樣一句話——“全球商業周期將處于大蕭條之中,全球經濟與1930年的情況類似。”一個如此著名的投資人,用如此悲觀的語言來描述他的感受,可見他對當下所面臨的風險的認知程度。

經濟發展的目的是什么?提高效率,提升生活品質,提高幸福感,但有時候會背離,大家知道,低質量、低效率的經濟活動也會促進GDP的增長,但是你的財富卻是損耗的。

英國200多年前修的下水道,并排可以走十幾個人,修好之后用到現在,中間不用再產生新的經濟活動,當然它的GDP也不增長了,這也是為什么西方發達國家GDP增長3%,他們就已經歡呼雀躍。

而像印度這樣的國家,GDP低于7%就已經非常焦慮了,為什么?因為他們的GDP當中要剔除掉財富損耗那一部分。所以我國現在提出綠水青山,要追求高質量的發展,這是非常正確的選擇。

 

2019年,我們大家最關注的一件事是美國對世界發起的貿易戰,從2018年開始,美國就在這樣做,美國這樣做的直接目的是要“三零”:零關稅,零壁壘,零補貼,另外一個目的是自保。

我剛才講了,大體量的債務危機一旦爆發,后果不堪設想,連美國這樣的國家都開始自保。他先確保他自己沒有事,等別的經濟體都爆發危機以后,他再廉價收購別人的資源,這也是為什么美國要與世界打貿易戰,他在為自己爭取機會。

回顧美國發動的貿易戰,幾乎都在做一件事——以戰逼和:

美國和加拿大、墨西哥打貿易戰,結果重新簽訂了“美加墨貿易協定”。

和韓國打貿易戰,重簽了“美韓貿易修正協議”。

和日本打貿易戰,重新簽訂了“美日貿易協議”,這是以戰逼和。

美國現在又在和歐洲打貿易戰,打貿易戰的結果是所有雙邊、多邊的協議都在向美國傾斜。

美國不必要再承擔全球化的責任,美國現在對外援助都停止了,一切國際責任他能推掉的就推掉,美國這樣做,導致全球化在滿盤坍塌。

近年來發生了多次危機,這些經濟危機基本上都與債務有關。全球在拯救次貸危機、歐債危機的過程中,最終卻背離了初衷。拯救債務危機的目的是為了減輕債務,避免債務危機的重新爆發,但是在拯救過程中拼命的實行寬松的財政政策和寬松的貨幣政策,導致的結果是債務隱患更多、更快地累積。

很多人困惑一件事,經常問我,美國的國債已經達到22.4萬億美元,日本的債務已經是GDP的3.7倍,美國的債務是GDP的1.09倍,為什么美元、日元還保持著比較穩定的狀態?他們的經濟還充滿了活力,為什么?

因為他們的負債集中于不創造于財富的部門,集中在中央政府身上,而創造財富的部門(企業、居民負債),尤其是企業負債是下降的,這也是美國負債如此巨大的情況下,美元依然走勢強勁的一個重要原因。

我們在判斷趨勢的時候,必須要認清這一點才能做出正確的判斷。

 

人工智能時代,第五次產業大轉移

現在進入了人工智能的時代,人工智能加速了產業轉移的步伐,我們經歷了五次產業大轉移:

第一次產業大轉移是英國工業革命以后,英國向美國進行產業轉移。

第二次是20世紀50年代,美國向日本和聯邦進行產業大轉移。

第三次是20世紀60年代,日本由于市場狹窄、資源匱乏,但是日本迅速發展起來以后,面臨了很多問題,所以日本要向我國的香港地區、臺灣地區,向韓國、新加坡進行產業大轉移。

第四次產業大轉移是中國改革開放以后,亞洲四小龍、美國、歐洲、日本都向中國進行產業大轉移。中國是全球化的最大的受益者。

第五次產業大轉移,人工智能的高速發展,5G的發展,機器人的發展,3D打印技術的發展,使得歐美國家勞動力昂貴的短板被彌補。

所以說這些中高端的產業向歐美國家回流,低端的產業,大家都知道我們在2003年以后把房地產作為支柱產業,土地成本上升,經營成本上升,生產成本上升,加上勞動力不再便宜,所以很多產業(低端產業)向東南亞國家轉移。

 

產業大轉移給全球帶來巨大難題

第五次產業大轉移和以前的產業轉移都不一樣,以前產業轉移是發達國家向不發達國家或地區轉移,唯一的這一次是從不發達國家向發達國家和更不發達的國家轉移,這是雙向的轉移,這是我們國家面臨的非常嚴峻的挑戰。

現在全球面臨的巨大難題是什么?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失靈。我們看到拉美國家動不動就動蕩,為什么?因為他們進入了滯脹狀態,經濟停滯,物價上漲,這是經濟學上最難解決的問題。

物價上漲,你需要加息,需要緊縮,但是你緊縮,經濟更快地下滑,經濟下滑需要你寬松,但是你寬松,物價更快上漲。所以說南美國家陷入了動蕩。

2019年11月,智利地鐵漲價三毛錢,引發抗議并演變成大規模暴利沖突。

 

中國的挑戰與機遇

那中國如何解決這些問題?我們中國還是要激活民營經濟,凡是民營經濟充滿活力的地方,他的經濟一定發達,比如說廣東省。我們要大力地提升“思維保障體系”,很多人對思維保障有誤解,思維保障不僅僅是保障問題,它也是經濟發展動力源的問題。

我們經濟發展靠出口、投資、消費三駕馬車,但是我們的投資邊際效率逐漸降低,不斷面臨著各種貿易壁壘,這時候靠什么發展?需要提升國民的消費能力,我們不再依靠國外的市場,這樣我們才能挺起腰桿。

我們個人在這個階段應該怎么辦?注意四個字——收縮自保,把防控風險放在第一位,防控風險的意識永遠都要保持。

美國這么強大的國家都在收縮自保,包括蘋果公司現在手握上千億美元的資金,等別人出事的時候,等別人危機爆發的時候他們可能去抄底,既然他都那樣做,我們又為什么不呢?

內容版權聲明:除非注明,否則皆為本站原創文章。

轉載注明出處:http://www.551815.live/shihanbing/1061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