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刀:李稻葵的表態是犬儒式乞討

犬儒,被形容為中國封建時代為統治階層說話的文人,完全是貶義,以為是被主人養的一條狗專為主人的需要犬吠。在當代這類經濟學家被全球財經界和世界經濟界斥為只為金錢說話的奴才,這種奴才只有中國才有。全球恥笑中國經濟界的三大犬儒:一是樊綱,二是林毅夫,三是李稻葵,長江后浪推前浪,李稻葵已經超過樊綱,后面一幫跟著的小犬儒,我就不多說了。彼此彼此,都是為錢活命。

2014年李稻葵講:人民幣今年下半年會漲3%到5%。這是李稻葵看見人民幣大跌在3月24日說的話,現已有結果。李稻葵說這個話時,人民幣即期匯率已經從6.04元跌倒6.20元左右,他講的時間節點是下半年,一般認為是從2014年7月1日到12月31日這半年。那么,最后的結果是按照7月初的即期匯率6.20來算,人民幣升值3%是6.0140,人民幣升值5%是5.8900。事實是人民幣即期匯率2014年12月31日為6.2015元,無論是3%的漲幅還是5%的漲幅都是不可能了。李稻葵已經輸得一敗涂地。

中國兩會政府工作報告出臺后,李稻葵又說:“中國2015年能夠實現7%的增長目標。中國將鼓勵購房”。 關于中國的GDP多有詬病,多說無益。單說2015年的7%,我個人認為不是左右的問題,而是是否破6%的問題。首先,在國際國際上,2015年美元匯率將會大漲,用美元指數的話來講,現在誰也說不清,美元在2015年可能要加兩次息,也有的預測要加三次息,也就是聯邦利率要提高0.50或者0.75。這個力量是巨大的。我做過測算,如果加息一次,美元指數可突破116點,加息兩次可突破121點,如果加息三次,可突破126點。與2014年12月31日90點相比美元指數上漲10點實際上漲18%相比,美元有效匯率在2015年突破116點時相比要高出26點,第二次加息是31點,第三次加息是46點。

這在全球貨幣市場將產生十分巨大的震撼性力量,同樣,對人民幣匯率的打擊力也異常巨大。具體美元實際有效匯率要上漲多少,大家也可算得出來。人民幣的中間價不管自己改和不改都不影響大局,那個中間價是中國央行試圖管制匯率的典型代表,全世界都沒有。美元指數一旦發生暴漲,全球美元都會風一般回歸美國本土,中國經濟會全面崩潰,除非人民幣會徹底打敗美元,那就試試。

在中國內部是,在中國大量的投資都是無用的投資,只能導致過剩經濟危機的爆發,不可能拉動什么GDP,根本不可能創造什么貨幣。出口根本沒有多少訂單是長期的,波羅的海干散貨指數跌破歷史性低點就是明證。2015年1月中國的進出口雙雙大跌,進出口總值2.09萬億元人民幣,比去年同期(下同)下降10.8%。其中,出口1.23萬億元,下降3.2%;進口0.86萬億元,下降19.7%;貿易順差3669億元,擴大87.5%。我曾經分析過,這個數據一定是做假,為了追求順差,有意大幅降低進口。造成這種造假的本質原因是美元走強,造成大量中國美元外逃是建國以來最為嚴重的時期,造價進口數據順差是為了留住美元,其實是不可能的。所謂內需是極為羸弱的,根本不可能拉動GDP,談什么增長?三駕馬車全體崩潰,只有房地產泡沫沒破。那你就繼續吧,等著美元匯率大漲,看你擋的住波?2016年GDP能保住3%就不錯啦。

中國的事情誰也說不準,我只是看見了最后的結局。世界上不可能有多少的好事,濫發貨幣制造泡沫而不承擔責任,不管這個這個最后在2015還是延續到2016年,因為至今我們并不知道美聯儲何時加息。李稻葵的表態,說明他根本就不懂國際金融,也并不知道中國經濟的危機嚴重到何種程度,只知道一味奉承,所以中國的犬儒代表還是很適合的。乞討性的生活,不會有什么創造性成果。

當年我們讀書時最崇敬的人是清華大學朱自清教授,我們學過一句話是:朱自清,寧肯餓死,不領美國的“救濟糧”。這是誰說的,我不知道。這些對當代中國像李稻葵這樣的文人的絕妙諷刺!

內容版權聲明:除非注明,否則皆為本站原創文章。

轉載注明出處:http://www.551815.live/weiji/0946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