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刀:新冷戰與中國經濟轉型

前蘇聯總統戈爾巴喬夫上周六說:烏克蘭危機已將世界帶到了“新冷戰的邊緣”。第一,我欣賞戈爾巴喬夫先生的政治敏感性,畢竟是經過第一次冷戰的領袖人物之一,起碼知道這是一場冷戰;第二,他對時局完全不了解,這場冷戰實際上已經持續20多年,現在正處在收網的階段,而不是“新冷戰的邊緣”,更不是烏克蘭危機引發的。不能說和烏克蘭危機沒有一毛錢的關系,起碼不是什么很重要的歷史性事件,只是一件偶發性事件而已。

在世界地緣政治危機之中,上世紀七十年代開始九十年代結束的冷戰,從布拉格之春開始到東歐社會主義陣營瓦解一直到前蘇聯解體,人類歷史上第一次冷戰以西方的完美收官而結束。其標志是歐盟的成立,世界格局為此深刻變化,人類文明為此走進一個嶄新的階段。美元走進石油美元的時代,全球經濟走進科技時代,以美元科技領導世界文明朝一個高度發展。

在1989年中國危機爆發后,第二次冷戰實際上已經開始,其標志是西方國家對中國實行武器禁運,也就是高科技不能輸入中國,意思是西方國家歡迎中國搞經濟,但是核心的科技不能給中國,這以后都處在冷戰時代,美聯儲對中國的金融戰略在QE時代達到頂峰,中國泡沫全球第一。美聯儲QE的退出,意味著全球經濟進入新周期,人類文明隨之發生巨變,中國及其一些新興市場,債務、泡沫和匯率正在面臨毀滅性打擊。

這是人類文明進程的需要,也是全球經濟的大趨勢,所謂世界潮流浩浩蕩蕩,順之者昌逆之者亡。很多中國的五毛,一直在迷信美國的陰謀或者美國陰謀論,其實并不是如此,而是全球經濟周期化的必然,是人類文明必然要走過的路徑。人類經濟有大周期和小周期之分,大周期就不說,小周期是以美元貶值和升值為標志,2014年是美元貶值的結束和升值開始,這是人類經濟周期一個最顯著的分界線。

中國在干什么?中國政府面對奄奄一息的經濟衰落毫無辦法,已經黔驢技窮,為了維護政權正在放大泡沫大興土木,這是在走老路。我曾經分析過,中國往前面走是懸崖,完全不敢跳過;中國經濟兩面都是峭壁沒有回旋余地,老路也是死路,根本就不是活路,F在正在面臨這種困境,說明中國完全失去了方向,活一天算一天。據報道:在10月16日到11月5日這21天的時間里,國家發改委先后批復了16條鐵路和5個機場共21個基建項目,這些項目總投資達6933.74億元。政府投資必然產生腐敗,口口聲聲喊反腐敗,一面在增大腐敗,這是什么反腐?政府投資,必然大量舉債,這種舉債根本就沒有人會還,也沒有人負責,只是給貪官污吏再次提供撈錢的機會。中國政府正在熱炒馬歇爾計劃,正是好笑,中國一些破落的低級的過剩產能,這個世界誰會要?9、10兩月,中國央行自己承認向銀行無錨注資8000億基礎貨幣,這給我的感覺是,中國金融危機已經爆發,這種挽救毫無意義。

所謂冷戰,現在最大的表現就是國際金融戰略全面轉向國際金融戰術,真刀實槍的與中國干。11月2日下午,我接到消息,人民幣香港離岸即期匯率今天大跌,直接跌到6.1972,大跌800個基點,隨后的11月5日中午又接到消息,說有可能跌到6.30,11月6日傳出大資金進場拋空美元,人民幣狂漲1000個基點,隨后,人民幣穩定在6.2250。

從技術形態看,2014年2月至4月,人民幣從6.0420跌到6.2600走出一根大陽柱,直聳云天,在這期間中國央行出動兵馬捍衛升值,大約拋空1300億美元,才遏制下跌的趨勢,趕跑了國際對沖基金。隨后人民幣大漲,成交量銳減,形成三陰吞一陽的格局,無論動用多少資金也沒有漲到6.0420,(大約中國央行在升值過程中動用700億美元),而是在6.1078形成一個大底后開始出現反轉趨勢,現在已經跌到6.1247,五天時間不知不覺跌倒169個基點。這是很微妙的,與人民幣離岸匯率遙相呼應。人民幣大跌趨勢此時出現,說明無論中國央行怎么花錢也不不可能阻擋趨勢,人民幣將與盧布一起起舞,相比下跌。

冷戰是各方面的。美聯儲已經完成縮減QE,表明第一個階段已經結束,正在轉向第二階段:無論美聯儲怎么做,第二階段都會發生兩件事,由于美元匯率暴漲,中美之間的國際貿易將會逆轉,以前是美國逆差中國順差,現在朝著美國順差中國逆差方向逆轉,這是規律,不可抗拒。這種逆轉將會導致中國美元越來越少,人民幣貶值越來越大。這是第一件事。第二件事,除了委內瑞拉欠中國錢無法還,在第二階段還會出現其他主權國家與中國貿易出現問題,這是必然,中國政府只要有高鐵項目就敢去接,不管別的國家主權債務危機是否會爆發,而在美元升值周期,主權國家債務危機很容易爆發。

在全球經濟新周期,所有以出口導向投資拉動的國家,都將遭受滅頂之災。中國走老路很危險。

內容版權聲明:除非注明,否則皆為本站原創文章。

轉載注明出處:http://www.551815.live/weiji/3021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