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刀:全球貨幣混戰越演越烈直逼中國

很顯然,中國經濟已經走到絕路,中國政府幾乎使出渾身解數,不惜放大泡沫,以免陷入全局性崩潰。我們要正視這種行為完全不是自愿,而是被迫的。這不是找原因,也不是找理由,而是客觀的存在。之所以這樣說,是因為全球經濟格局已經完全變了,而中國經濟的刺激——救市——維穩這種模式沒有改變。

這就充分表明,中國回旋余地已被鎖死,根本沒有空間。目前的進出口從波羅的海干散貨指數已經可能看出,一點改變的跡象都沒有,4月29日的波羅的海干散貨指數下跌1.0%,報595點。在底部的底部運行,充分表明中國的實業已經到了全體崩潰的地步。

鐵礦石也因為中國大幅降準遭到資金的爆炒,其結果是從47.25美元拉到59.75美元,就是沖不破60美元。我知道鐵礦石在60美元上方有巨大的壓力,除非中國央行再來一次4萬億基礎貨幣加13萬億無抵押貸款,那么,中國的貨幣就是一堆廢紙,物價上天,社會動蕩,根基不保。否則,鐵礦石就將跌入32美元甚至更低,中國人民幣最大的標的資產價格一錢不值,只留下一個千古泡沫的笑話。

背景分析。

這其中的背景就是全球貨幣混戰風云的記錄。說來話長,橫跨兩個世紀。上個世紀80年代,中國開始改革開放,這其中發生廣交會和深圳經濟特區,表明中國開始走向開放。而在國際上東歐社會主義陣營接二連三的被瓦解,獨裁統治者一個一個被送上絞架,拉美國家經濟泡沫破滅。這是因為美元指數暴漲,創造歷史的新高?梢哉f是美元升值改變了世界。1991年12月,前蘇聯瓦解,更是驚動全球。

2008年美國次貸危機爆發,中國經濟遭遇毀滅性打擊,6000多萬外來工大返鄉。理論上分析,本次貨幣混戰源自2008年次貸危機。因為當時美聯儲執行量化寬松拯救經濟危機,中國等金磚四國開始興起,被西方金融機構宣傳為新興市場國家,正在成為全球新經濟的新引擎。中國當時頭腦發熱,欺騙世界說美聯儲在印鈔,中國也要印鈔。事實上正如當時的美聯儲主席伯南克自己所說,美聯儲并沒有印鈔,當時動用的是存款準備金,用以購買美國國債,也就是以美國政府的信用背書,釋放美元的流動性到新興市場國家賺錢,彌補美國經濟大衰退的財政不足。

當時,美元被全球資本做空,規模和力度遠超現在做空美元的力量。美元指數被打壓到71點的歷史性低點,可想而知。但是伯南克不為所動,一任美元空頭的肆掠,F在這些做空美元的遠沒有當時美元空頭厲害。真正剿滅美元空頭的是在2014年,美元指數一路狂漲,重現王者歸來的風范。本溪剿滅美元的空頭時間是2015年6月,徹底打擊人民幣、大宗資產價格和一切做空美元的力量。

美聯儲必然在6月提出加息。

美聯儲FOMC:疲軟的第一季度數據部分反映了“暫時性”因素。預計就業市場和經濟將溫和增長。

家庭開支增速下滑;實際收入增長強勁;商業投資放緩,出口下降;重申經濟和就業市場仍然接近平衡的看法;重申會在勞動力市場進一步改善、且有理由相信通脹率會朝著2%通脹目標回升的情況下加息的立場;通脹率仍然低于目標,一定程度上表明能源價格偏低,相信短期仍然如此;2015年經濟開局緩慢在一定程度上系臨時性因素所致;增幅放緩、就業溫和增加、勞動力閑置問題較上次決議鮮有變化。

能源和進口價格對通脹率的影響是暫時的。低于目標的通脹率部分體現了進口價格下跌。

此次貨幣政策聲明是委員一致投票通過的。

我的分析和判斷保持不變。美聯儲本次不談加息是虛懷若谷,實際上美聯儲的國際金融戰略一直保持不變,加息就是打擊中國的經濟泡沫,但是美聯儲從不這樣說,只強調經濟數據對加息的影響,這是明顯誤導市場。2015年6月加息是伯南克那個時代就定下來的事,是美聯儲的國際金融戰略的重要組成部分,不會改變。唱空美元的大師們沒有一個人敢于研究美聯儲的國際金融戰略,必然會死的很慘。

目前的進展。

這場貨幣混戰正在開始,美元會后發制人。美元空頭們正在表演虛假的繁榮,試圖做出最后的抗爭,負隅頑抗的慘象很快將會展現。我可不管這么多的事,因為我只是一個研究者,一個完全的觀察者,是客觀分析一切。進展將會加快,不會拖延時間。6月加息將會是一個佐證。當然美元空頭會反撲,有沒有用我不知道。

這一段我不愿過多講。一切都在進行中,并且是按照歷史的演繹正在進行之中,沒有任何力量可以阻擋。人類的哲學起源是希臘,亞里士多德,柏拉圖和蘇格拉底等等大家都出自希臘,他們用1加1等于2的邏輯去推演世界,創造了一個新的文明。中華文明被歷代統治者破壞殆盡,當代尤甚。作惡多端,一定會有報應。

全球貨幣混戰正在開始,將會越演越烈。中美之間必有一戰,一定會是全方位的。我們正在觀察之中。加盟牛刀智庫可以分享一部分。

內容版權聲明:除非注明,否則皆為本站原創文章。

轉載注明出處:http://www.551815.live/weiji/304799.html